鐩熷憳浣滃搧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鐩熷憳浣滃搧
花开四十春
花开四十春
发布时间:2018/7/17 15:57:57) 点击:219次 作者:民盟本溪市委 签发人:姚晓红  【关闭】

    有一朵花开了四十年,依旧美丽鲜艳。有十多亿人享受着他的芳香,有60多亿人看着他怒放,这便是改革开放。而我正与这一历史变革同龄,是在改革大潮中成长起来的娇子,我亲眼目睹了改革开放的翻天覆地变化。

    1979年,我出生在一个不足三十平的小平房里,离张学良将军在本溪的行邸不远。房子建在一条地下河上,一到冬天异常寒冷,水泥地面总是覆盖上了一层薄霜。也因为屋子太小,火炕就占了屋子的一半,所以冬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炕上读过。母亲单位离家近,下班后早早回家把炕烧热,尽管如此屋子里仍会很冷,父亲就弄了台土锅炉,在炕上又按上暖气。在这样的小天地里,我仍情趣盎然地养过几只或黑或白的小兔子,有了它们的陪伴,窘困的日子便也生动起来,成为我童年生活最深的记忆。

    那时,我家有个始终上了锁的抽屉,里面装着粮票、肉票、布票、油票和一点点现金。父母上班去了,总会留给我中午放学后去附近粮店买煎饼吃的粮票和钱。粮店的煎饼是现摊的,香气扑鼻,付上钱和粮票就可以饱食一顿。有时母亲会打发我去豆腐房买豆腐。记得有次,我戴上手套,捏着一张粮票和一张两元钱,到了豆腐坊才发现,手里只剩一张粮票,钱却不知丢在了哪里。母亲的责骂让我憎恨起钱和粮票配套使用的麻烦,可有时我也由于母亲的疏忽,占了粮票的光。

    每每看见母亲忘记收起的粮票,便偷偷藏起来,到学校附近的小卖店换鱼皮豆和汽水糖吃。小卖店里的商品种类很少,糖类、饼干、白酒大都散装零售,香烟也有拆开来卖的,我经常能看到高年级的同学,拿着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粮票换一两支烟来抽。大街小巷里,也有粮票换鸡蛋的吆喝声。小孩子长得快,母亲为了节省布票,给我买鞋和衣服时,也总喜欢买大一些。计划经济时期的凭票供应,让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我也由此养成了节俭的习惯,一直受用着。

    小时候上学从没用家长送过,一个人走在窄窄的马路上,边走边数过往车辆。路上轰隆隆驶过的大多是那种绿色的解放牌大卡车,偶尔看到一辆轿车,眼睛就会一直盯着送出去很远,会感觉那天很幸运。如果发现天空有架飞机,更是新奇、激动的要命,碰巧天空有云,一群孩子仰疼了脖子,循着“嗡嗡”轰鸣声从云的缝隙中寻找飞机踪迹,也会津津乐道好久。

    白驹过隙,将近中年,作为父亲,我尽力满足孩子的一切需求,以此来填补清贫幼年的缺憾。如今什么也不缺了,却常常想起小时候,有种忆苦思甜的感觉。细思起来,那时的生活,真是清苦。四十年过去了,我亲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改革开放,我是幸运而幸福的。改革开放使我的生活更加充实,富足,这朵已经开了四十年美丽的花朵,会继续绽放,弥久余香。